妮妮

真实之书(上)


有私设,斯科皮和阿尔是代孕,因此一样大。

玻璃渣预警。梗来自很久以前看的尼尔.盖曼的一个短篇,名字忘记了,有知道的小天使麻烦告诉我下。

除了OOC都不属于我。


 

唯有对你的爱,是不变的真实。

 

 

                                一 婚礼

     德拉科觉得,他的一生中不可能有哪一天比今天还高兴了。

 

     他结婚了。

 

       和救世主,和哈利.波特,和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和“那个衣着毫无品味的疤头”,总之随你怎么说,反正那双熠熠生辉的绿眼睛以后只能看着他了,这个人从头到脚终于是自己的了。

 

       白天的典礼进行得还算顺利,尽管所有人都有些神经紧张,毕竟英国魔法界数得上号的人几乎都来了,还有一大堆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万事通小姐和潘西苦心筹划了三个月,期间德拉科得以近距离体验欣赏到母狮子如何用计划表、进程表、时间表,配以大小姐的软硬兼施和咆哮功把一众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支使得团团转,整个典礼安排得妥妥帖帖,连最让他担心的好友致辞环节都没有出任何问题。虽然免不了有一些突发状况和一些“小”失误:预定好的蛋糕店突然失火,导致特别定制的金飞贼蛋糕无法准时送到;罗恩这个不靠谱的伴郎临到典礼前一小时才发现搞丢了戒指……不过幸好都有惊无险:潘西镇定地推出了让家养小精灵私下预备的蛋糕(本小姐早就预备好了,我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蛋糕万一出问题怎么办),邓布利多笑呵呵地一挥魔杖,哈利珍藏的金飞贼就开始绕着蛋糕飞舞;至于戒指,赫敏把六神无主的罗恩抓到斯内普教授面前,魔药大师冷哼一声,勉为其难地在罗恩的“恳求”下施展了一个记忆提取术,在冥想盆中发现戒指被他一不留神掉进了靴子里……总之,现在算得上是尘埃落定,誓言和戒指,香槟和蛋糕,祝福和眼泪,他多年的暗恋和明恋终于有了结果。

 

       微微带点醺然,德拉科悄悄走到礼物堆面前:这个花瓶一看就是格兰芬多的手笔,配色真是可怕;那个看包装应该是上次和布莱斯提过的限量版龙皮手套;这几本沉甸甸的大部头不用想一定来自格兰杰……他随意翻看揣测着,嘴角轻轻弯起。

 

      一个紫色小盒子引起了他的注意,盒子大约5英寸见方,看上去里面像是一本书,但拿在手上却又轻飘飘的,包装上也没有任何标记或落款,一时让他无法判断来历或内容。随手拆开(当然之前没有忘记黑魔法检测),有点失望地发现里面确实是一本书,虽然只有薄薄的两三页羊皮纸,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一本古老至极的书。陈旧的封面上斑斑驳驳地写着“真实之书”。如尼文,并且可以肯定是7世纪前流传的版本,德拉科在心中估量着。

 

       带着淡淡的好奇,他打开了书。陈旧的羊皮纸上开始出现一行行文字,不过居然是英文:

                                  

     "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面前火红的结婚请柬,慢慢地蹙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圣人波特和那只小母鼬。

     只是为什么邀请我呢?是要展示一下胜利者的宽容大度还是想看看死对头的落魄情状……

 

    这竟然是一本描述自己的故事的书,而且还是个和现实完全不同的故事?挑起眉毛,他专心看了下去。

 

   “婚礼在霍格沃茨举行,草坪上到处是刺眼的红色和金色。看到德拉科的人有的被吓了一跳,有的直接露出了警惕的神色,德拉科尽可能面无表情地站在角落。瞧,万事通小姐居然梳了个发髻在一大群喜气洋洋的格兰芬多里指手画脚,这边,蛋糕要放在这里罗纳德,真不敢相信你到现在还没有换好礼服”……而救世主在哪里呢?,在那,正被小母鼬的几个哥哥围着打趣,他微笑着说了什么,带着熟悉的神情:温和,还有一丝羞涩。

      德拉科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他和这场婚礼那么的格格不入,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也许,是想证明自己有勇气看着在心底喜欢了那么久的人结婚?哦,去他的,斯莱特林什么时候需要这种勇气。他匆匆放下礼物,决定提前离开……

 

      一双温暖的手从背后环过来, 打断了他:“在看什么?”哈利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带着才洗完澡的湿气。

    “嗯?你写我和你的故事?说了多少次不要那样叫金妮!为什么我要和金妮结婚?还有,你暗恋我多久了……”

   “停!我假设就算你喝多了香槟认不出我的字了,可是连家养小精灵都知道我从不用得班牌以外的羊皮纸。这不知道是谁送的礼物,一本莫名其妙的书,难道是有人恶作剧?”

    “双胞胎不会开这种玩笑的。还有,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暗恋我多久了?”

    “我才没有暗恋你!这羊皮纸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

    “亲爱的,你确定要继续研究这几张破纸来度过我们的新婚之夜?”

       当然不,德拉科转身拥抱亲吻他的伴侣,在幸福的浪潮里很快就忘记了那几张羊皮纸,大概就是谁的恶作剧吧!反正全世界都知道,今天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结婚了。

 

                                         二 不安

 

      再次看到那本书,是在斯科皮和阿不思5岁的时候。

      两个小家伙到了精力旺盛四处探险的年纪,不知道从哪里把它翻了出来。

     德拉科有点惊讶,本以为这东西早就被当做垃圾清理出去了。他随手翻开,一行行新文字跳了出来:

 

     "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婴儿,稀疏的淡金色头发,灰色的大眼睛,百分之百的一个马尔福,他的心头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热潮——这是他的儿子,马尔福家一脉单传的继承人。“谢谢你,阿斯托利娅,你送给我一个天使。我要叫他斯科皮斯,天蝎座。”他想起,年轻的傲罗司长波特把他第二个儿子取名叫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教授地下有知,一定会气得翻过身去的……"

 

       德拉科开始仔细研究起这本书来。这次书上的文字和第一次看到的截然不同,如果是个恶作剧,那么时隔7年,上面的魔法还在生效,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几页羊皮纸的内容很快就看完了,大致是描述战后第8年,马尔福家在法国的生活,对照第一次看到的内容,德拉科很快推测出,书中描述的“自己” 一直站在救世主对立面,还被打上了黑魔标记,家族因黑魔王失败而一落千丈:缴纳了大量的罚款,庄园也被没收,被监视居住满3年后举家搬到了法国,和哈利在战后并没有什么交集。哈利战后一年就与金妮.韦斯莱结了婚,“自己”则是在4年后娶了阿斯托利娅,3年后生下了斯科皮;哈利在同年有了次子阿不思。

 

      等了一会儿,书上并没有出现新的内容。他施了所有知道的检测咒:没有黑魔法,对人没有伤害,完全不熟悉的魔力波动,只能感觉出来非常古老。

 

      他一边思索,一边把这本书仔细地收到了保险柜里。抛开那些令人不快的情节,不得不承认,书里的描写和选择很符合自己和哈利的性格,甚至有点……过于真实,仿佛在看自己的另一种人生。

 

       自己和哈利也曾经交流过,如果不是在五年级德拉科偶然撞见乌姆里奇那只粉红癞蛤蟆正在对哈利体罚,看见哈利滴血抽搐的手背,热血上头无法克制地吼出一句“除了我谁也不能欺负他!”然后给了乌姆里奇一记统统石化外加一忘皆空,后来又误打误撞(开始只是想拉住哈利不让他离开学校)地跟着哈利他们参加了魔法部神秘事务司之战,“不幸地”被一众食死徒亲眼目睹和救世主并肩作战,逼得卢修斯不得不当场带着他逃走。而后,权衡利弊后马尔福家迅速倒戈,并在此后与黑暗势力的争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那么,可以预见,立场相悖的两人唯一的结局大概就是渐行渐远,少年时悸动的心事,最终多半也是在现实面前灰飞烟灭,只在心里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那么,是有人做出了这样的假设,并以此出发,写了这本书来开玩笑,还特地把孩子们的名字取得一模一样?可是,延续七年的魔法就为了开个玩笑?自己认识的人之中应该不会有人那么无聊,格兰芬多的蠢狮子们就更不会费这个心思了。

 

       更令他隐隐不安的是,安排哈利和金妮结婚并不出人意外,毕竟韦斯莱家的小姑娘从来没有掩饰自己对救世主的好感。但鲜少有人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和哈利结婚,阿斯托利娅.格林格拉斯确实极有可能成为马尔福夫人。父亲曾经提过格林格拉斯家是他看好的联姻对象,而相比她的姐姐,自己对低自己两级的这个小学妹印象要更好一些,这些外人绝对无法得知(连哈利都不知道),一般人大概只会按照他在学校那几年的表现,把他安排给潘西或者达芙妮。

 

       想不出所以来的德拉科揉了揉眉心,决定找个时间去查查结婚礼物的登记单,再去找找有什么长效延时显示魔法。告诉哈利?才不要让他知道自己其实三年级就喜欢上他了,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一家落魄如斯时,他却是风光无限,哼,还敢和小母鼬生了两个儿子。他放任自己把对书中情节的不满迁怒到自己的伴侣头上,反正他最近回家越来越迟了,正需要敲打敲打,让他明白陪伴家人比工作重要的多。

     

tbc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