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

真实之书(下)


                         三  小秘密

       转眼一年过去了,德拉科对这本书的调查却没有什么进展。结婚礼物的登记单上压根没有这东西的记录,负责登记的家养小精灵指天发誓没有见过一个紫色的盒子。魔法方面也没什么发现,毕竟远古的魔法大多已经失传很久。

 

       当然,也不是完全一无所获,对格里莫广场的例行拜访时,德拉科常常会抽时间翻翻布莱克家族的藏书,有一次发现一本古老到看不清名字的书上提到过“真实之书”,几行韵文翻译过来大致是说“跨越尘世,告诉你另一个世界的真实之书,魔法的仆人啊,请珍惜你手中的一切,真实的是你的选择……”无头无尾又晦涩难懂。

 

       德拉科没有太多时间花在研究这本书上,毕竟现在他已经接掌了家族一半以上的生意,作为国际魔法事务司司长的工作虽然不算繁重,但他还需要盯着爱受伤的奥罗司司长和家里的两个调皮鬼。然而,他有一种预感,自己不应该对这本书置之不理。因此,除了尽量抽时间四处查找资料,他还会每隔一段时间打开它看看,看这“真实之书”还想告诉他什么。

 

       他发现很长一段时间书上的内容都没有变化,直到两年后才出现了不同的内容,这次,描述的是在异国他乡的“自己”听到哈利和小母鼬生下第三个孩子的消息,回想起当年在霍格奥茨的过往;以及为了重振家族,“自己”怎么默默咬牙在不屑和恶意中努力。综合前面查到的那段韵文,难道说这本书是按照一定的时间线,展现“另一个世界”自己的经历?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过的可真不怎么样。

 

     “爹地,快来啊,快来打魁地奇!今天我们金发组一定会打败你们黑发组的!”斯科皮在窗外叫他。推开窗户,看见哈利已经给两个孩子换好了全套装备,带笑的绿眼睛看着他说:“快下来,这次是谁忙着工作忘记家人了?”

       匆匆收好保险柜,德拉科笑着从二楼的窗户一跃而下,引来孩子们一阵欢呼。今天是周末,什么另一个世界的故事让它见鬼去。人生第一次,德拉科在心里由衷地感谢了一下乌姆里奇。

 

       就这样,德拉科把这本书作为自己的小秘密保留了下来,时不时悄悄打开看一看,仿佛在默默观看自己不同的另一段人生。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包括父母和哈利。一方面因为已经确定这本书没有什么危害,另一方面,他孩子气的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个自己家族一败涂地,感情上也一败涂地的故事。对,这就只是个故事而已。感谢梅林的眷顾,对比故事里的人生,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所以,应该同意和哈利下次一起带孩子去陋居?尽管面对一堆红头发韦斯莱是个不小的考验,但至少可以在金妮. 韦斯莱面前示威一番。我们的少爷完全忽略了金妮已经结婚五年并有了两个孩子的事实。

 

                  四  真实的是你的选择

 

       德拉科无力地坐在书桌前,任由夜色笼罩下来。

      今天举行了哈利的葬礼。

       葬礼,多么奇怪的词,一点真实感都没有。从得知噩耗时起,德拉科就觉得一切都没有真实感。

       耳边还充斥着孩子们无声的啜泣,罗恩悲痛的哭声,赫敏哽咽的悼辞,还有众人的叹息、试探、窃窃私语……德拉科只觉得一切都像在梦中。

 

       哈利怎么会死?明明早上出门时他还提醒了自己别忘记下个星期是斯科和阿尔的11岁生日,该准备送孩子们去霍格奥茨了,明明他还答应了早点回家。

       哈利怎么会死?还死在魔法部里,死在一个喝醉了酒来闹事的巫师手里?明明魔法部有那么多奥罗?是了,没有人想到,那个闹事的巫师身上居然捆着麻瓜炸弹,巫师都不知道那个正在冒烟的玩意儿是什么,而哈利,他的哈利不过是路过,只有他反应了过来,来得及扑上去却来不及喊完一个“盔甲护身”。

 

     多讽刺啊,“大难不死的男孩”战胜了黑魔王,却死在了小小的麻瓜炸弹下。

 

       不,不,这不是真的。梅林怎么会这样安排?他的哈利是英雄,是被选中的人,怎么会这样简单轻易地就死去了?他们还没有一起去看极光,爬雪山,还没有一起去参加斯科和阿尔的毕业典礼,还没有吵吵嚷嚷打打闹闹地一起变老,哈利怎么会就这样离开?

 

    “德拉科,你还好吗?”门外传来茜茜的声音。

    “我很好,妈妈。”

    “我是来告诉你,斯科和阿尔都上床了,你不要担心。”停顿了一会儿,“你别忘记开灯。”

       母亲离开了。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他很怕母亲进来,怕自己就这样崩溃在母亲面前。

 

       打开灯,德拉科看见了保险柜。

       那本真实之书。

      他扑过去打开柜子拿出书。

 

      “今年的秋天好像突然间就降临了。九月第一天的早晨像苹果般干脆、金黄,汽车道的尾气与行人的呼吸在清凉的空气中像蜘蛛丝似地闪耀着,德拉科一家走过隆隆声的街道向着那个大大的黑熏熏的车站走去。他们一家子出现在被猩红色的霍格沃茨快喷出的蒸汽所笼罩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模糊不清的人群透过薄雾蜂拥着,有那么一会儿,蒸汽变薄了,他看见几个人站在变幻的薄雾中。
     
哈利.波特与他的妻儿站在那里,照例穿着有些松松垮垮的麻瓜外套,乌黑的头发依然故我地四处乱翘,黑框眼镜下一双明亮的绿眼镜,和十九年前相比,他看上去更强壮也更温和。有个新来的男孩长得很像他,就像斯科皮长得像德拉科一样。德拉科瞥见哈利、罗恩、赫敏和金妮正盯着他,草草地点了点头,转过身轻声叮嘱斯科皮:“记得给家里写信,和同学们好好相处……”[i]


       那个世界的哈利安然无恙。

       自己还能够看到他,远远地点一点头。

 

    “真实的是你的选择”

 

       不,不能想象,他再不能紧紧拥抱他的挚爱,那双碧绿的眼眸中再不会有自己的笑颜,只能这样遥遥相望,生硬又疏远。

      不,他怎么能接受,哈利不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那个红头发小母鼬,他所有的微笑、大笑、拥抱、亲吻都不再是给自己的,他甚至于对自己的深情一无所知。

       不,他怎么忍心让阿尔成为别人的孩子,而斯科突然有了一个母亲?

       不,他怎么能让马尔福家族失去所有的荣光,让父亲一蹶不振,母亲终日忧心,而自己艰难地背负着一切去从头开始?

       不,他怎么能让那么多人死在战争里?斯内普教授、邓布利多、小天狼星以及天知道还有那本书里没有提到的谁?

 

 

       他拿起那本书,缓缓丢进壁炉的火里。

      羊皮纸上升起了奇异的紫色火焰,火焰带来的光芒慢慢地席卷而来。

       德拉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等待自己手臂上出现那个丑陋的印记。

 

END


[i] 此处基本引用原文,只把视角从哈利改为德拉科。


评论(7)

热度(27)